药品 | 健康 | 保健 | 老人 | 心理 | 饮食 | 健身 |
识药辨药 药物与食物 合理用药 药品常识 用药误区 家庭药箱 药物存放 用药禁忌 OTC常识不良反应 医药常识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ypw.cc > 用药常识 > 不良反应 >

吃完9服中药后 咋个眼白都黄了?

时间:2009-12-22 11:50来源: 作者: 点击:
吃完9服中药后 咋个眼白都黄了?
▲程宇面对病人家属的质询,一直坚称自己没有对外行医。
 
吃完9服中药后 咋个眼白都黄了?
家属拿着省医院开具的病危通知书,上面写着:“甲亢,药物性肝损害”字样样。
 
吃完9服中药后 咋个眼白都黄了?
病人家属称程宇就是这样不用称,用手估重的方法抓药


  朱小跃在成都土桥镇涧漕村一组的一个处前后开了9服,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因甲亢复发及药物性肝损伤住进医院。昨日上午11点,她的妹妹朱晓兵拨打了成都金牛区卫生局举报电话。执法部门发现,这名医生涉嫌非法行医。

  中医坐诊 不把脉不开方只抓药

  今年5月,在土桥镇打工的朱小跃感觉腿脚经常发软,眼圈发黑。在工友的介绍下,她来到土桥镇农贸市场旁的一户人家看病。一进门,院子内对着门的大房间两边都是中药柜,一位姓袁的女医生接待了她。介绍完自己患有甲亢及肝炎史后,女医生劝说朱小跃不要再服用西药。“我用中药给你调理。”

  接着,袁医生拿出了一个机器,用电笔一样的东西刺激朱小跃左手的穴位,通过右手对刺激的反应是否发麻来诊断病情。“没有把脉,也没有开处方。”接着,袁医生给朱小跃抓了一服药。诊所里没有称量的小杆秤,袁医生用手抓出每味药的剂量,并告诉朱小跃,因为对药的分量很熟,所以“手抓得出分量”。

  9服中药下肚 病情加重病人病危

  朱小跃先后在这里开了9服药。最初的两服药,让朱小跃觉得“面色红润了”。但接下来她渐渐觉得身体不对劲了。她开始拉肚子,医生告诉她,是在排毒。她的身体发痛、呕吐,医生告诉她,是在治,要慢慢调理五脏六腑。她的小便很黄,医生告诉她,是气温高,上火了。一个月的时间,脸色渐渐发黄,她还以为是“晒黑了”。直到6月6日吃下最后一服药,她照镜子时发现自己的眼白也泛黄了。

  害怕有问题的朱小跃到省医院进行了,被确诊为甲亢和药物性肝损伤。医生要求她直接住院,并于当天就下达了病危通知。

  第二天,怀疑姐姐吃的中药有问题,朱晓兵请袁医生将她的处方写下来,但没有写明每味药的剂量。朱晓兵拿着处方问中医医生,得到的答案是有3味药会伤肝。于是,朱晓兵向袁医生及其丈夫程宇进行了索赔,但双方没有谈妥。随后,朱晓兵拨打了成都金牛区卫生局的电话。

  金牛卫生局 诊所涉嫌非法行医

  昨日下午,金牛区卫生执法监督大队来到土桥镇农贸市场门口一家卖草药的摊点。袁医生的丈夫程宇正守着摊点,他家离此处不足200米远。他证实妻子为朱小跃开过9服药,并且是在没有把脉、没有开处方的情况下开出的药。当执法人员要求他出示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资格证时,程宇却拿不出来了。

  程宇说,他是有技术的,“跟着师傅学过。”他也曾经想过要去卫生局办许可证,得到的答复是:“过了年纪办不到,只给学医出来的人办理。”五六年来,周围的居民都是通过介绍去他那里看病,从来都没有出过什么差错。执法监督大队的工作人员否定有“年龄限制”这一说法。“只要参加考试合格,就可以申请到资格证书。进而向卫生局申请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没有执业许可证,程宇就不能行医,不论地点是在家中还是诊所。就现场的情况看,初步认定程宇夫妻涉嫌非法行医,卫生执法监督大队准备进行进一步调查,依法进行处理。

  医生 发病是否与中药有关难界定

  究竟袁医生的药方有没有导致朱小跃的病情?省医院医生表示,病人的药物性肝损伤并不能确认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对袁医生写出的处方,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医生表示,其中有伤肝的中药。但前提是大剂量、长时间地服用该药,在一般的处方内加入该药是没有问题的。“中药是要根据病人病情来开出的,如果对症下药,有时明知是毒药的中药也可以开。”对于这份连剂量都没有的处方,在不知病情的情况下,医生表示:“不能简单断定是否伤肝。”因朱小跃已经将药渣全部倒掉,当时也没有留下处方,事故的判断十分困难。

  卫生执法监督大队工作人员建议,双方协商解决赔偿事宜。“中草药没有相关条例的规定,我们只能认定非法行医的事实。”如果当事人的确因为医疗事故造成了人身损害的,应该报告公安机关,并向法院起诉。

(实习编辑:吴晓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